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口述历史】巴拉瑞特的华人故事(三十五)

【口述历史】巴拉瑞特的华人故事(三十五)

来源: 作者:张冲天 时间:2019-08-28 12:40:45 点击:

1868年巴拉瑞特的华人牧师威廉?杨(William Young)向当时的殖民地议会提交了一份对维多利亚州“中国人口状况报告”,其报告的特点是引起殖民地议会对维州华人更多关注,而不是仅仅是接受或可能接受这份报告。

关于居住在欧洲人间的这些天朝人口的状况,就如相关的其他许多社会问题而言,政府和大众都是很奇怪的无动于衷。这个殖民地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滥用能源的国家。在许多重要性不大的问题上,我们会陷入愤怒之中,但当出现可能影响我们整个社会福利的问题时候,或者可能影响到我们生存时,任何人都无法移动手指投票或者就是发出抗议的声响。我们有这方面太多的例子,如完全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措施来防止采金矿事故,完全无视悲惨的中国麻风病人在我们的城市中自生自灭。没有人注意到Sunbury政府学校不幸的孩子们令人震惊的痛苦经历,从1864年殖民地政府将孤儿和弃儿集中到这所学校,初衷是男孩子学习工匠手艺,女孩子学习洗衣擦地煮饭等家务技能,但因粗劣的管理和恶劣的伙食,每年有超过百分之十的孩子死亡,一直到民愤激扬,经皇家调查会审查,该政府学校最终于1879年关闭。

多年来,警察和地方法官都说应该对在维州的中国人制定一些特殊的立法,以便他们可以防止自己残酷的恶习,并保护欧洲人免受这些恶习带来的威胁和罪恶。众所周知,年轻女孩们日复一日,周复一周地受到这些污染,但警方现在无法完全制止恶毒制度,因为立法机关没有为了有效地处理案件的出现,采取任何措施向警察当局提供他们必须具备的权力。

根据估计,1868年维州殖民地约有二万名中国人,其中一万八千多人从事金矿工作。在1859年,维州华人总人口估计为四万五千人,但由于黄金产量的下降,许多人已经离开维州前往新西兰和其它殖民地,也有许多人已经返回中国。巴拉瑞特的英文翻译Abbo Mason估计巴拉瑞特的华人总数为八百人,其中矿工人数较多,但有超过一百七十华人的职业是小贩,杂货店主,屠夫,理发师,菜园丁,鱼贩等。欧洲人的矿业公司以每周1英镑10先令的薪水雇用华人矿工,据说约有五十多名华人失业者,但他们仍然以不同的方式谋生,但没有具体说明,尽管可能很容易猜到。而且巴拉瑞特有十五家鸦片店,翻译Abbo Mason说:“吸食鸦片的罪恶就是:它破坏了那些沉迷于它的人的体质,他们的身体变得腐烂和虚弱,他们的皮肤变得灰白,他们的人憔悴了。这些都是罪恶。”

这里的华人与其他欧洲没教养的人相比,似乎在大量的犯罪中有些优点。所以在这里,他们实际上与欧洲人一样的,如果在任何地方,我们可以说出他们作为我们人口的一部分的价值观。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中国人在开发美国方面做出了奇迹,没有他们的帮助,美国泛太平洋铁路的建设在未来许多年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但这些华人还是被欺负,被抢劫,也没有法律保护。

华人们被驱逐出矿区,虽然是以法律的名义,并且只是名义上受法律保护。他们的证词不能在法庭上认可,而这种开明的监管的自然结果是,华人成为公路劫匪,鲁莽的矿工,以及所有等级和所有其它民族残酷的牺牲品,任何人都把掠夺中国人获得利润当成是一种娱乐,华人们没有能力抵抗,也没有任何援救手段。那个我们在太平洋彼岸上的开明表兄弟的制度刚刚吸引了一些注意力,但这种补救措施不太可能从一个充满偏见的而不是抽象地考虑正义民主社会中获得。

虽然华人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已经做了很多贡献而且正在做很多贡献。华人们已经发展了许多行业,他们现在正在内华达山脉的雪山上工作,准备有朝一日建成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中的伟大路段。无论是在这里殖民地维州还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华人,他们都有一个目标,即获得足够的钱回家。他们对自己国家非常热爱,他们会以许多好奇的方式表现出来这种家乡情。例如,他们会收集他们亲属在外的尸骨,送回到中国故乡,一些与欧洲妻子结婚的人把孩子送到中国接受教育了。这是对野蛮轻视孔子欧洲人的一种非常严厉的谴责,孔子认为他是所有时代中最重要的教育家,他用“国泰”这个中国古老的名称代表欧洲每五十年一个循环。华人的生活文化更吸引我们,而不是我们的生活文化对他们更有吸引力。

牧师先生报告说道:“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华人中的许多人才愿意离开他们自己的祖国,带着他们的妻子们和家人在这个殖民地永久地居住。那些有钱能够负担得起的人甚至可以会将他们已故的亲戚和朋友的遗骨检出放在小木箱内或毡袋中,重新埋葬在他们祖国的风水宝地,在那里,他们会在合适的节日祭奠遗留在外国的遗体。不仅是这些华人的家园,而且他们的祖先和祠堂的坟墓,都像是强大的磁铁,吸引他们回到出生的土地上。”

在牧师这报告中,没有任何谎言隐盖一些奇怪的人性问题,我们有没有解决方式吗?当然,如果有一件事比我们的思想更明显,就是这样,中国人可以在这里为自己创造一个家园,在这里他可以免于危险,并且在法律的保障之下。然而,所有这些自由的祝福在华人的眼中都是没用的。但华人并不比其他人更有想象力。我们知道,陪同豪船长(Captain Hall)回到纽约的爱斯基摩人在同意去纽约之前规定应该被带回到冰雪,寒冷和贫穷的家乡,我们相信,他们确实很高兴的回归故乡而不是留在富裕的纽约。现在看来,在这个殖民地中,非常多的华人,可能至少三分之一的华人在中国有妻子和家庭,而且他们各自以不同的许可方式给家汇款或带黄金。毫无疑问,这可以解释许多人回归的愿望,但并不能解释他们不愿意将自己的妻子带到这里,也不能解释他们在这里时的坏习惯。

在说服这些华人了解我们宗教的真理或我们的道德优越感方面进展甚微。也许在后一点上,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自己判断对与错,因此不会像我们希望的那样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目前在维州受洗礼的华人数是41,在维州殖民地有4个华人的基督教礼拜场所,有61个华人与欧洲妇女结婚,有149个华人孩子。然而,大众的道德状况是应该最清楚能理解的问题,因为它不能影响我们作为一个社区; 事实上,正如我们的警察报告经常显示的那样,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我们将在另一篇文章里面说明,现在只能说该报告揭示了比我们能想象到更糟糕的情况。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

线上大富豪网棋牌-网络赌博开户网站-网上真人赌场排名_澳洲蛇货密料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