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成都之恋——宽窄巷子

成都之恋——宽窄巷子

来源: 作者:程江华 时间:2019-08-28 12:35:27 点击:

这里是宽窄巷子。

阳光下的宽窄巷子,和我想象中无异。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平行而立,隔街对望,形如四川的“川”字。

这个保存多年的清朝古街道,毫不谦虚地将“最成都”的头衔揽在自己名下。古老的建筑,充满着现代文明,时尚的混搭色彩纷呈,让四面八方的人纷至沓来。古街道重建之后,便被赋予了新的使命,巷子里摆龙门阵的阵地悉数迁走,街道焕然一新,新进的街坊有名噪当地的贵族食府、艺术群落、10元内就能吃饱的小吃、本地物件、特色展示、精英书店、青年旅舍、咖啡馆、打望美女帅哥的佳绝处、扛着长枪短炮追逐精彩的摄影师……所有你能在著名景点看到的物质文化生活这里一应俱全,找不到一处让围观者诟病的地方。

宽窄巷子之于成都,好比夫子庙之于南京,泰康路之于上海,南锣鼓巷之于北京,彼此间存在很多共性。百年建筑,千年文化,看似古朴的风情被往来的人们放肆地消费着。不记得在哪篇文章里读到过:“城市景点的种种相似,总让人悲观起城市表情的雷同来,又开始学着文青一样,怪罪起‘肤浅的仿古外皮下蠢蠢欲动的商业铡刀’。”这大概就是文青和伪文青们的通病了,首先是趋之若鹜地追逐,然后又为之扼腕地喟叹,再声泪俱下地控诉,最后无关痛痒地结束。老成都人告诉我的“宽宽的窄巷子、窄窄的宽巷子”已分不清宽窄,有的只是四平八稳的街道,和街道转角处颇有文艺气息的路标。精致的店铺,考究的配饰,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不时会跳入眼帘一个颇有设计感的街景,而前面总是会挤满等待拍照的人。

坐在街边,泡一杯功夫茶,个子瘦瘦小小的男子穿着清代对襟衣衫,如入无人之地一般气定神闲地玩弄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茶具。那精湛的功夫茶表演柔中带刚,刚中有柔,各种造型动作,收放自如,如高山流水,一气呵成!伴随着喝茶人的叫好声,围观人的掌声,表演者则把自己的表演内容演绎得淋漓尽致!叫好声和掌声罢,你会迷惑,究竟是去喝茶还是去看表演?

白天人实在是太多,眼前耳畔,除了人还是人。于是便谋划夜深了再来。

深夜,从酒吧出来,抱着满心的期许打车去往宽窄巷子。这个决定是对的,深夜的宽窄巷子,满足了我所有的欲望。白天人声鼎沸的巷子此刻寂静幽深,高跟鞋小心翼翼地敲击着石板路面,发出孤独而又倔强的声音,在深夜的寂静里,被夸张又夸张得绵长悠远。偶尔有人从打样的店铺里出来,很快又脚步匆匆地消失在巷子尽头,大概是哪家的小倌完成了店铺最后的清扫工作才匆匆下班吧。马路上的车马声穿过建筑物的壁垒传过来,似乎是很久以前的又似乎离得很遥远的,像是电影桥段,又像是话剧的旁白。巷子的静,是份深入骨髓的静,一种远离车马喧嚣、淡却人事纷扰的娴雅。此刻,把喧嚣还给喧嚣,把寂静还给寂静。把孤独,还给孤独。这个夜晚,我会永生铭记于心——成都,宽窄巷子,和你。

深夜行走在寂静里,不是看景,而是像亲吻恋人一样去亲吻寂静,亲吻成都,亲吻宽窄巷子。成都用阴雨的妆,把此刻灯光妆扮得暧昧迷离。迷离中,那些灯光就不再是灯光,而是叫做霓虹。巷子里路是路,墙壁是墙壁,那些有艺术感的路标设计突然变得很突兀了。觥筹交错的中西餐馆、灯红酒绿的酒吧都累了,而光怪陆离的灯箱还亮着,就像是人去楼空的客栈,店幡还在风里呼拉拉招展着;像是疲惫的烟熏妆下只剩醒目的黑眼圈和花了妆的血红的唇,一边掉了胶的假睫毛挂在眉睫上。巷道深处的灯光简单而不甚明亮,但却是温暖的,为夜行的人亮一盏灯,为晚归的人留一扇门。

路过一个浮雕墙体马,在幽暗的夜色中孤独地站立着,等候它的主人吗?据说从康熙年间屯兵开始,就有高级军官住宽巷子、低级军官住窄巷子的传统,连上马石、拴马桩的体量都很讲究。我不懂这匹马的主人是高级军官还是低级军官,只是看到经年累月等候在这里的石马,目光里已经没有了期待,没有了望眼欲穿,取而代之的是迷惘和麻木。顿时,内心里感慨万千,不为马,不为沙场将士,只是因为这个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果的“等候”。不禁走过去,轻轻触摸浮在墙外的马头马身,去触摸墙内慢慢渗出的光阴。

往深处走,越走越静,外面的车马声已经屏蔽在巷子之外了。四野寂静的时候,孤独被无限放大了便丰盈了文字,便让我忘了这里是宽窄巷子。只是旅人与途径的风景。旅人的孤独像春夜,乍暖的敏感,还寒的客栈。如赤足感受海水的凉,让思绪愈加清醒。念起一些名字,像水漫过水。说起一些故事,像浪压过浪。转角遇到的风没有腥咸的味道,我望向你时热的眼眸飘起细的雪,单薄的弦弹拨起旧时的歌,往事行舟。

旅人呐,你抵不了昨日的岸头。叶子都走了,把枯枝踩成一条荒野的路。浪花也走了,留下泡沫让你想起人鱼小姐的眼泪。他的睡眠,就如他凌晨的离开,只是一个沉闷的关门动作。关上了门,也关上了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留下将近的夜色,掩护了仅剩的尊严。把真实还给真实。

也庆幸,终于安静下来。悲喜潜入夜色,喧嚣尽数归于沉默。大抵,你从未见过此刻的我,不同于你了解的我,最真实的我。寡言,简单,纯粹,疏离,甚至颓靡。也许你只见过我在文字中深情又撩人的样子,用柴米油盐烹一盏风花雪月,将潦草庸碌的生活,细致勾勒成一幅锦。其实,与你无异,我不过在此薄妆偷欢,聊以慰风尘,哪怕短如朝露,极尽温柔时,这段熠熠生辉的路程,也格外清秀迷人。我深喜这般自在的光景,因了遇见心仪的自己。不必讶异,这世界大抵不是你眼中看见的真实。

正如,夜是白昼孤独的样子。

而白昼,永远也不懂夜的黑。

2019年6月10日凌晨。成都。宽窄巷子。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

线上大富豪网棋牌-网络赌博开户网站-网上真人赌场排名_澳洲蛇货密料资讯网